“后来者”哈啰出行丨滴滴走过的坑杨磊也得走一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
  2月22日,哈啰出行(以下简称哈罗)高调宣布,哈啰顺风车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运营,据称车主注册量突破200万。

  哈啰在打车领域的布局早已开始。去年9月,由哈罗单车升级而来的哈啰出行,就表露出要试水打车业务,并在当年12月启动招募顺风车司机。

  以共享单车黑马之姿杀入出行领域的哈啰出行,正显露出其不断扩展出行版图的野心。创始人杨磊为何会将顺风车作为其网约车布局的第一站?

  去年8月,滴滴因乘客遇害事件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,重启仍无时间表,而哈啰正是在此期间酝酿了顺风车业务的上线。它会成为滴滴在网约车领域霸主的挑战者吗?

  在出行领域,哈啰显然是一个后来者。

  其第一款产品即共享单车APP(Hellobike 1.0)正式亮相时已是2016年11月。当时,戴威的ofo小黄车已问世两年多,胡玮炜的摩拜也成立近两年。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杨磊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,在命运之神阿里巴巴的垂青下,他才改写了人生轨迹。

  起初,共享单车赛道并未引起阿里巴巴的重视。在ofo的D+轮融资中,有点后知后觉的蚂蚁金服才作为战略投资方,进入这个已经云集滴滴、小米、经纬中国、金沙江创投等投资者的项目。但要玩就玩狠的,在小黄车彻底陷入困境前,阿里系在戴威身上累计砸下数十亿元。

  除了ofo,阿里巴巴还通过上海云鑫,布局了当时不被外界看好的有桩共享自行车运营商永安行。在无法掌控ofo的情况下,阿里加大培植嫡系力量的力度。

  在阿里推动下,2017年10月,永安行旗下低碳科技与哈啰合并,哈啰团队负责运营低碳科技的共享单车业务,至此,哈啰正式成为阿里在出行领域的重要棋子。当年12月,蚂蚁金服、深创投等在哈啰D1轮融资中共同投资3.5亿美元,杨磊和他的哈啰开始成为一支不可小觑的共享单车力量。

  

  ▲哈啰出行曾获得多轮融资

  局外人王兴最早意识到这一点,在美团收购摩拜时的员工大会上,他指出,摩拜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不是ofo而是哈啰。

  在共享经济进入寒冬的2018年,阿里系带领其他机构通过数轮公开或非公开融资,又向哈啰(包括永安行低碳)注入约100亿元,最新一轮融资后,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持有哈啰36.73%的股份。

  在阿里的全力支持下,哈啰早已不是曾经的无名小卒,胃口变得越来越大,其目标从成为共享单车第三极,变成向整个出行领域伸出触角。

  果不其然。去年9月,在哈啰创立两周年之际,杨磊将 “哈罗单车”更名为“哈啰出行”,并携手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、高德地图等,从单一的共享单车企业摇身一变为囊括哈啰单车、哈啰助力车和汽车等综合业务的移动出行平台。

  今年1月11日,哈啰出行在官方微博宣布上线哈啰顺风车,选择在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成都等6座城市开通试运营,并展开顺风车车主招募工作,并赶在2019年春运前展开了一场市场推广活动。随着此次在300多个城市正式上线,哈啰的顺风车网络已经日趋完善。

  尽管哈啰在去年就上线了打车业务,但在官网的业务介绍中,哈啰仅罗列了单车、助力车、顺风车与景区车四类,并没有打车的位置,这意味着借力嘀嗒出行、首汽约车等第三方只是权宜之计,哈啰正在暗暗开发自有打车产品,待其上线后再光明正大地放下这一枚拼图。

  按照目前的进度,哈啰很可能在今年下半年正式进军快车、专车等市场,呈现完整的出行版图。

  从共享单车横跨到打车领域,几乎相当于另起炉灶,其难度并不比滴滴开创这个行业时更轻松。

  众所周知,滴滴早在2012年7月就已上线,但真正引爆市场却是在一年半后。2014年1月,程维与微信达成战略合作,打响巨额营销补贴战,正是在那场“一分钱打的”活动的刺激下,广大出租bet36体育车司机才乐意提供人和车,乘客才愿意尝试网约车服务,支撑起一个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过去,广大现成的出租车与巨额补贴帮助滴滴成功挺进网约车市场,今天的顺风车是哈啰进军同一市场的另一块敲门砖。

  一方面,价格低廉的顺风车对乘客具有天然的吸引力,有助于帮助哈啰迅速积累起大量用户,当其上线打车业务时,这部分用户又很容易转化为快车、专车用户,或者说,一部分顺风车用户本身就是网络打车的用户,从而节约大量的市场推广成本。

  另一方面,在出租车、快车、专车已经被既有玩家们霸占的背景下,滴滴顺风车停摆后遗留下的庞大注册车主,又恰好为哈啰腾出了空间。公开资料显示,到2017年末,滴滴拥有3000万注册顺风车车主,1.6亿注册乘客,日均订单200万单。除去嘀嗒出行承接的部分顺风车车主外,还有大量的顺风车车主处于观望状态。

  生逢其时的哈啰顺风车业务正好为这个群体提供了新的选择。去年12月26日、27日、哈啰分别在上海、成都两地启动车主招募计划,并迅即扩大至全国120城,仅20天车主注册量便已突破百万。截至目前,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量已突破200万,累计发布订单量超700万。

  然而,顺风车是一柄双刃剑,在帮助哈啰迅速向网约车腹地挺进的同时,也将该公司置于变幻莫测的命运之中。

  由于顺风车车主数量极其庞大,不论审核难度还是管理难度均远大于一般的快车、专车,加之其贡献的收益非常有限,平台也无法抽出更多资源对其加强管理,导致顺风车乘客往往要承担比快车、专车高得多的风险。

  去年短短几个月内接连发生的“郑州空姐打车遇害案”、“乐清女孩乘车遇害案”,将滴滴顺风车推到风口浪尖,最终导致其被无限期下线并进行整改。

  bet36体育

  ▲滴滴顺风车去年因恶性事件下线整改

  相对于在网约车市场摸爬滚打数年的滴滴,哈啰完全就是一个小白,几乎没有一点网约车运营经验,在这样的背景下,杨磊直接从风险最高的顺风车业务切入,其面临的挑战无疑更为严峻。

  倘若在哈啰快车、专车上线前就发生意外,受影响的就不仅是它的顺风车业务了,还可能影响到哈啰的整个网约车计划。

  1月26日,广州一用户乘坐嘀嗒顺风车时被司机用砍刀砍伤,再次证明顺风车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。随着哈啰顺风车推向更多城市,车主与乘客越来越多,使用频次越来越高,安全问题将成为大概率事件。

  一旦踏上网约车赛道,哈啰面对的,将是滴滴这样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。

  作为阿里嫡系,哈啰拥有马云的强大支持,但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不仅获得阿里注资,得到了腾讯、苹果、软银等诸多巨头的重金支持,还拥有一众中字头央企的背书,股东队伍更加华丽强大。

  这家融资总额超2000亿的独角兽,先后吃掉了快的和优步(中国),一度在网约车领域所向披靡,市场份额长时间盘踞在80%以上。

  哈啰来势汹汹,但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,即便在其深耕的共享单车主业上,杨磊也乏善可陈。

  摩拜、ofo自2017年底起就双双陷入困境,哈啰至今未上演老三逆袭的景象。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11月,摩拜、ofo、哈啰三个头部品牌的月活保持1861万、1760万、686万的规模。除了陷入危机的ofo月活量较同年8月几乎减半,摩拜近半年来保持稳定,哈啰单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bet36网站

  ▲去年6-11月间,三大共享单车APP月活用户比较

  事实上,哈啰单车主要集中于三线及以下城市,在一线城市超低的覆盖率一直备受业界诟病,哪怕在其发源地上海也存在覆盖面严重不完善的问题,杨磊将其粉饰成“农村包围城市 ”策略。

  但问题是,城市市场空出来这么久了,你还在磨磨蹭蹭,莫非要等摩拜、ofo们恢复元气后才进攻不成?这反映出哈啰在战略执行方面或许存在严重问题。

  相比之下,滴滴的执行力高出哈啰不是一点半点。从早期通过地推一个司机一个司机的死磕到现在的全方位布局,无一不是程维强大执行力的展现,杨磊还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地方。

  更重要的是,网约车创业之途没有捷径可走,滴滴踩过的每一个坑,哈啰也都要重踩一遍。如何适应强监管环境,如何提高盈利能力,如何平衡司机与乘客的利益,这些困扰过程维和柳青的问题,未来也同样会让杨磊伤透脑筋。

  只有当杨磊将程维踩过的每一个坑都重新踩一遍之后,哈啰才拥有与滴滴一战的机会,当然前提是,那时哈啰还活着。

  时值技术大潮汹涌而至,冲击着百年汽车产业随之变革,培育新动能、改造旧动能亟为迫切,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,汽车产业中必将形成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新动力,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随之而生。

  2019年4月17日,科技出行产业内容服务平台亿欧汽车将主办“新动能时代 · GIIS 2019第二届智能网联产业创新峰会”,与引领汽车行业发展的风向标企业共迎产业新趋势,共创美好生活。

  活动链接:https://www.iyiou.com/post/ad/id/781

  

 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


bet36网站 bet36体育 bet36网站

猜你喜欢